《妖鬼記》[妖鬼記] - 第1章 驚蟄的雷劈丑鬼

雕花紫檀木床上,花蕪被壓在藕荷色的絲緞床鋪上。

一雙骨節分明的手,輕輕在她下頜上逡巡。

「花掌柜真是生就花一般的容顏。」男人聲音低沉,低頭親吻她的嘴唇。

天際不見一顆星子,更無月色。

只有那雕花床榻上一聲聲曖昧繚繞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花蕪輕輕舔着嘴角:「你的味道很好。」

男人又要伸手壓住她,卻被她輕輕一點眉心:「但我還有事要做。下回再來嘗。」

花蕪說著,順着男人後仰的力道,反過來壓在他身上,低頭在他的眉心親吻:「你也很美味。」

說罷,她坐起身,隨手勾起屏風上的衣裳。

不過須臾,一身合體的煙霞色旗袍就穿在身上。

仲春時節,天還有些冷意。

花蕪一勾,屏風上那件屬於男人的灰色短風衣就披在她的肩頭。

窗外閃過一道白光,將這屋子裡的玻璃都照的絢爛了起來。

雷聲緊接着滾滾而來。

花蕪手裡出現了一把傘,碧綠傘骨,赤紅傘面。

她推開門,走出了屋子。

對走廊上幾具血淋淋的屍首視而不見。

直奔後院。

雷聲一聲比一聲急促,花蕪的腳步並沒有加快。

她白色的高跟鞋也不允許她走的太快。就這麼在這驚雷中,黑色的天幕中緩步而行。

後院小花園中,有一口井。井岩修的高,看得出是個八卦的樣子。

此時那井口冒出絲絲縷縷的灰色霧氣。

而花蕪也只是看了一眼,她的目光,落在了花園小亭子里的房樑上。

朱唇輕啟,帶着一絲笑:「藏得住嗎?這驚蟄的雷對你這樣的濁物最是可怕吧?」

話音剛落,就聽見一聲粗噶的男聲:「小娘們勸你別多事!你我都是妖族,耽誤了爺爺練功,爺爺就吃了你!快滾!」

「區區蟲子,口氣不小。」花蕪緩緩走過去:「我倒是要看看,你是如何吃了我。」

花蕪只是走來,就見那亭子一陣震動,須臾間,就有一個身高八尺的漢子站在她眼前。

只見那人長得醜陋至極,滿臉都是肉疙瘩,渾身有十幾條手臂。

花蕪皺眉:「是我錯了,我想到你噁心,沒想到你這麼噁心。」

她嘆口氣,伸手對着那怪物就是一傘。

一把漂亮的傘,被她使的一點都沒有美感。

但是顯然對面的怪物知道她的厲害,猛然後退了幾步。

也拿出武器,竟是每一條胳膊上都有一件。這一看,刀槍劍戟,斧鉞勾叉,鎚子棍子都有。

花蕪再度皺眉:「真是丑東西多作怪。」

她的紅傘輕輕一甩,整個人沒有離開原地,就是一股澎湃妖力。

對面的怪物哪裡打得過,他不過是靠食人腦髓心臟與魂魄才有了今日,區區幾十年的妖物,不肯潛心修鍊,勉強化形罷了。

花蕪猛擊之下,那怪物就不能維持這醜陋的人形,肉眼可見的縮小。

最後變成一條三米多長的蜈蚣,人立而起,嘶嘶的對着花蕪虛張聲勢。

花蕪噁心的直反胃:「你這樣的丑東西,我真是看都不想看了。」

說罷一揮傘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