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萬劫武尊》[萬劫武尊] - 第一章:葉家廢物

雞鳴破曉,露降蒼穹。

一個偌大的廣場上已經熙熙攘攘擠着不少人,接着黎明的第一道光線可以發現,廣場上站着的全部是十幾歲的少年,有男有女好像十分熱鬧。

在廣場正前方的台階上是一座小涼亭般的建築,涼亭之中卻矗立着一人來高的大石塊,石塊周身銘刻着一些深奧的符文,隱隱間似有流光閃過,煞是神奇。

石塊旁站着一個身穿華服的清瘦中年,雙手負於身後表情十分嚴肅。在他左右兩側分別站着兩名少年,各自拿着紙筆似乎是準備記錄什麼。

隨着中年的一聲冷哼,廣場瞬間安靜了下來,大家似乎都很害怕眼前這個中年。

滿意地點點頭,中年隨後開始了千篇一律的開場白,一番言辭過後,剩下的時間便全部交給在場的少年們了。

按照中年所說,今天又是葉家一年一度的弟子試煉的日子,這是家族為了測試各弟子一年來修為進展的重要手段。而那塊銘刻符文的巨石就是家族用來測試的工具——試鍊石。

台下弟子大多都經歷了數次乃至十數次的試煉,對此都表示輕車熟路,但是每次依然會有激動和忐忑的心情,修為的高低和進展的快慢可是以後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象徵。

在中年的安排下,少年們有條不紊地一個接着一個上前試煉。

方法是很簡單的,只要將雙手放在試鍊石之上,試鍊石便會有感應,隨之發出亮光,修為不同,亮光亮度和顏色也會不同,由此來判定一個弟子的修為。

不過一盞茶的時間,已經上去了十幾個弟子,修為有高有低,試鍊石發出的亮光顏色亮度也都不盡相同。

弟子們有的欣喜,有的失落,對於自己一年來的苦修結果所持的態度也是不盡相同。

而當一個弟子試煉完之後,中年便會讓旁邊兩個弟子記錄下他的姓名和修為程度。

「林凡。」中年聲音陡然一變,臉色也有了些許的變化。

只見人群中一名身子有些消瘦的少年緩緩走上台,微弱的天光灑在臉上,能看清少年臉色有些蠟白,五官卻是長得端正,劍眉星目,只是少了些許同齡人所有的童稚之氣,一雙眼睛更是給人無比深邃的感覺,似乎能看穿世間的一切,完全不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所應該有的。只有那種經歷了半百年歲以上的老者才能擁有這等眼神。

「是他,這個廢物怎麼又來了?」

「也不知道他怎麼有這麼厚的臉皮又來試煉。」

「這你就有所不知了,老話說得好,死豬不怕開水燙嘛。」

「大家都是同族兄弟,還是互相留點餘地的好。」一名弟子有些不忍地道。

「是啊,其實他也很努力的,只是……」意猶未盡,留下的只有嘆息。

「……」

聽着台下眾位同族弟子的嘲笑和些許惋惜,林凡覺得每一句話都是那麼刺耳,雙手緊握,略顯尖銳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手掌之中,林凡卻似乎感覺不到疼痛,腳步像是鉛塊一樣朝着試鍊石移去。

林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,看着眼前的試鍊石眼中閃過一絲複雜,伸出的雙手略微有些顫抖起來。

台下眾人也一下子安靜下來,他們倒想看看葉凡這次的試煉到底是什麼結果。

躊躇了半天,在中年的一再催促下,葉凡終於還是將雙手放在了試鍊石上,臉色頃刻間變得緊張起來。

三個呼吸過後,試鍊石終於有了反應,不過亮光和顏色全部是黯淡無比,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試鍊石的變化。

「葉凡,先天九層。」中年有些淡漠地道。

聽着中年的話,葉凡彷彿是有千萬根尖刺刺在自己心頭一般,牙關緊咬,雙手青筋暴起,嘴角掠起一絲苦笑,自言自語道:「還是這樣的結果嗎?」

要知道,先天境界是一個普通人成為武者的基本條件,只有邁過去了才能聚天地靈氣為自身真氣,才能算一名真正的武者。否則就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。

「哈哈,和我想得一樣,這個廢物這一年來修為還是停步在先天九層。」

「已經一連五年都是這樣的結果了,看樣子這輩子都是無法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了。」

「也不知道族長和長老們是怎麼想的,這樣的廢物應該早早地踢出葉家,免得在這丟人。」

「你知道什麼,人家可是有三長老撐腰的。」

「三長老撐腰又怎麼樣,再過一年就是十五歲了,到時候按照家族規矩,修為沒有達到那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