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懲罪者詭案迷凶》[懲罪者詭案迷凶] - 第2章 第二個受害者?

梁法醫不屑而戲謔地看着我,眼神中儘是蔑視之色。
我沒理會這個梁法醫,這老頭仗着自己的資歷,總是看不慣我們年輕**,在公、安局中交橫跋扈,就連我們的黃局都不放在眼裡。
我沒有回答,又從自己的勘察箱中拿出一根白蔥,對着屍體拿着一把菜刀,切切切幾下,白蔥的汁、液流淌到了死者身上!
梁法醫罵道:「喂喂!
仵作先生,你再來,我要告你侮辱屍體了!」
「閉嘴!」
我反駁道,梁法醫氣得吹鬍子瞪臉的,但也一時間被我身上凝聚的驚人氣息壓制住了。
不到一分鐘,死者的身上大大小小地出現了條形狀的傷痕:「死者曾經被鞭打過,而且胃部空空如也,這證明她曾經被人餓了一段時間,她的膚色呈現紫藍色,這應該是長期用生理鹽水吊著生命的跡象,另外我還發現,死者還是個處、女!」
「你說什麼……」梁法醫無比錯愕地看着我。
「不信你回去化驗一下吧,另外我提醒你一句,梁法醫,有些東西不要老是依賴儀器,必須要相信祖宗的力量!」
我留下這句話,雙手插兜,嘴裏叼着一根煙,煙霧繚繞、大步流星地離開了現場…… 幾個小時後,梁法醫給我發了一份報告,裏面說的情況跟我之前表述的如出一轍。
死因是頸部的一刀。
梁法醫根本不知道,《洗冤集錄真本》中記載,白蔥和黃酒的汁、液混合在一起,可以顯露出死者死後不明顯的傷痕,當然這些我沒有必要跟他這個老頑固解釋。
劉雨寧馬上找上了我:「死者身份確定了,李寒文,23歲,職業平面模特,她的父母已經去世多年,在出事之前,她的手機信號在遊樂場後山出現過,天眼拍攝到她曾經去過那裡,但後來在一處森林中消失了,我們懷疑她是在那裡遇害的。」
「恩,所以說摩天輪絕對不是第一案發現場,你們去森林調查過了嗎?」
「沒啊,所以想跟你去一趟呢!」
我們來到了遊樂場附近的森林,隨行還有幾名**,其中警員高明強也在,他是我的好哥們,早在懲罪小組成立的時候,他就在我身邊了,這個小組可是張廳親自管理的,負責富明市、高港市、廣明市周邊的所有特殊、詭異、兇狠的案件。
高明強非常結實,性格很溫厚,為人善良,武力值還行。
我們沖、進森林的時候,還是他走在最前面。
我們全部拿着單警警械,到處戒備着,途中發現泥土中、出現了一些腳印,跟隨腳印,找到了一棵大榕樹。
拿出黃酒瓶子到處撒了一下,我果然發現這裡又充滿了無數的血跡。
「按照這種血量,女死者肯定是在這裡遭到了襲擊,但兇手之前就已經抓她了,囚禁了一段時間,玩弄完畢後,才把她扔到這裡,進行行刑式的屠、殺。」
看着樹木的周圍,我忽然閉上了眼睛,

猜你喜歡